搜尋 @ Google

2008/7/11

[剪報]市場恐懼時,你應該大膽

最近一陣子美國道瓊指數情大幅滑落;台灣股市資金大量浮動抽出,甚至跌破「阿扁防線」7384點,許多人深恐是否有下探之勢。全球眾多資本市場亦紛陷股市低迷、通膨、經濟衰退之疑慮。

就連我身邊最樂觀的朋友,近來也難掩憂心神色,市場上信心匱乏、悲觀氣氛之濃厚,不難想見。

「當所有人貪婪時,我恐懼;當所有人恐懼時,我貪婪。」華倫‧巴菲特曾這樣說道。不過,市場低迷時,投資者並不一定要變得瘋狂而貪婪,卻一定得更加冷靜、大膽 ── 這樣的性格,會是決定投資者財富基因的重要關鍵。



■對於真實的強烈穿透力

冷靜、大膽的性格,需要透過對於真實的強烈穿透力而來。此一穿透力,來自於對下列兩項事實的全然理解:歷史情勢與企業價值。

對於歷史的充分理解,能幫助投資者跳脫當下情境氣氛的糾葛,而能以更具有歷史縱深的視野,清明、全然地觀照外在情勢的變化。

縱觀歷史之流,重大的經濟與非經濟事件,往往只是滄海一粟。以下整理道瓊數十年的走勢,加註重大歷史事件,相互對照:

許多當時認為驚天動地的大事件:二次世界大戰、珍珠港事件、阿拉伯石油禁運、網路股泡沫化…..,都造成了股市巨幅的震盪,當時眾人的恐懼與憂慮氣氛,不亞於現在。如今看來,這些對於資本市場的長期發展而言,已微不足道。

市場的表現,短期來講是個投票機--隨眾人情緒而定,長期來講,則是個體重計--長期累積而得的成果。股價是市場上買賣雙方短期內的成交結果,在大眾對景氣好壞有強烈預期的特殊狀況下,不一定無法反映企業真實的價值。但是,市場恢復理性時,股價與企業的真實價值,終會趨於一致。

在歷史之流裡,優勝劣敗,汰弱留強,體質差、無法因應大環境變化(例如原物料上漲、利率調升、商業典範移轉…)的企業,會被資本市場所淘汰;戮力經營、本質良好的企業,即使一時受到市場氣氛所影響、被錯怪,時間一久,市場終究會還他公道,這是價格會朝價值趨近的基本動力。

■長期投資者,永遠只關心「經濟因素」、而非「金融因素」

你也可以發現,追根究底,長期而言,大盤指數的不斷攀升,其真正的動力來源,是來自於每個企業不斷創造的價值、源源不絕產生現金流,而大盤指數,充其量只是呼應企業價值的被動因子。這是完全的經濟因素、而不是金融因素,也因此,作為一個價值導向的投資者,其思考面向,應該永遠集中在經濟面向--企業的長期策略是什麼?價值鏈的整合如何?對於未來產生自由現金流會有什麼變化?

而不是金融因素--大盤指數會長或跌?資金的流動方向如何?政府是否有護盤動作?……這些,都是捨本逐末的考量。

■一段充滿穿透力的insight

在巴菲特的投資視野裡,歷史縱深足夠深厚,他在過去的股東信中,寫下這樣一段話,充滿穿透力,我非常喜愛,此時反覆閱讀,格外有感。節錄如下:

「我們仍然不會理會政治及經濟的預測報告,對許多投資人和商界人士而言,這些預測是既昂貴又讓人分心的事。…沒有人能預見越戰能擴大到這種地步,會出現工資及物價控制、發生兩次石油危機、蘇聯瓦解、道瓊工業指數在一天下挫508點。」

「但是,總是出現令人驚訝的結果 ── 但這些令人震驚的事實沒有一件會損及葛拉漢的投資原則。這些事件也不曾改變以合理價格收購績優事業這種作法的正確性。」

「如果我們因為某些未知的事件而心生恐懼,延後或改變我們的資金運用方式,各位想想,我們付出的成本會有多高」(這段話是指,若等到市場逐漸回復理性、止跌回穩,股價漸漸回復到應有的水準,此時就得付出更高成本,才得以購入持股、甚至可能喪失絕佳投資機會)

■強烈穿透力的另一來源:對於價值的掌握

承接巴菲特的話,催生投資者產生對於真實的強烈穿透力,另一重要因素,來自於「企業價值」的掌握。

選擇長期投資的企業,猶如選擇踏入婚姻的伴侶,試想,倘若你對於對方的人品、未來的藍圖、與朋友的關係…,一無所知,無法掌握他在未來的潛能,如何能勇敢地承諾共度一生?

投資也是一樣,如果對於手中的持股,其策略規劃、未來能產生的自由現金流…,無法掌握,自然很難不將跌深後的反彈,當作是「逃命波」了。大盤走勢是難以預 估的,能夠掌握的唯有企業價值,對於手上已有持股、或是已經有「一籃子股票」的基金持有者而言,此時,需要好好地問問自己:「我能不能掌握這些持有真正的 價值?」或者,「投資機構是不是能負責任地告訴我,這些企業每年所能產生的價值是多少?」,以及「這些日子以來的經濟變化,對於這些企業產生價值的能力是 否有產生衝擊?企業的應變力如何?」

這些問題,是持股是否值得長期持有、甚至不斷加碼的重要關鍵。能不能掌握這些問題的答案,自己的內心,最清楚。如果不能,那麼市場悲觀氣氛,自然讓人驚懼不已,疑惑著是否停損止血、棄車保帥了。

■你,正寫下自己的歷史

在前段巴菲特的股東信中,在最後,他揭開了一個秘密……「事實上,我們所做最好的投資,往往是在大眾對總體經濟事件的憂慮達到巔峰時。恐懼,是追求時尚者的敵人,卻是基本分析者的朋友。」

如果,對於企業的價值掌握、對市場恐懼的清楚透視,本來就已經內化為你的投資思維、是一件理所當當然的事了,那麼,恭喜你,市場的恐懼,將是你再一次改寫自己的生命歷程、朝向更高層次的機會。

現在的你,正在寫歷史,一部自己的投資史。你正逐漸運用價值研究、全然地觀照市場的變化,清明洞見,心湖澄澈。

20年後,回過頭來,你終將感謝,此時的你,所做的一切。


更多資訊:
張貼留言